話說,江西修水縣有個37歲的晏姓男子,從一個養狗場偷來一條價值40萬元的藏獒,不過藏獒食量巨大房屋二胎,一個月就要吃掉兩三千元,晏男大部分工資都用來養他,養了8個月,藏獒吃掉他2萬人民幣,後來實在養不起了,以1000元的超低價將藏獒轉讓,結果被原主人發現,終於落入法網。
  看了這條新聞的人大多都會評論一句:“沒有金剛鑽就別攬瓷器活。”你看當年盜墓的多有直接精神啊,沒挖之前都先打聽好這是什麼朝代的,哪個人的,他是誰的兒子,誰的爸爸,當過什麼官,連從哪下手比較容易全都搞得一清二楚。東西拿出來肯定還要有專門的保管知識,不然脫手時開價肯定不止少一個零———價值高的東西必然需要更買屋高的技術。
  但是把這個新聞再放上幾天看,就發現看不清狀況的可能不僅僅是這個笨賊。曾經藏獒可是風頭一時的名犬,雖然什麼阿富汗犬啊,德國黑背啊也都是著名犬種,但是能像藏獒這麼人盡皆知的可能就沒有什麼可以匹敵的了。而這個人盡皆知的首先就是貴。一頭藏獒賣到上千萬也已經不再值得驚訝。既然有了高昂的價格,也就有了隨之而來的產業鏈。各地但凡有塊人煙稀少的平坦地面,都會有人開那麼一兩家狗舍,而且只賣藏獒。經過幾年的熱炒,藏獒甚至成了禮品市場上的硬通貨。然而其實藏獒就像當年的君子蘭,後來的普洱茶,再後來的黃龍玉一樣,都是蒸烤箱泡沫頂端的光環坐不穩的。當這些肥皂泡被捅破之後,藏獒的價格一落千丈。不但藏獒的價值沒有原本的預期,連它生猛、護主、重心的品性也被生物專家解讀為暴躁、記憶力差和智商低下。玩藏獒的虛榮心沒了依托,就跟當年篤信張悟本的養生愛好者一樣,心被傷得拔涼拔涼的。而那些飼養藏獒的人則更是如同股民遭遇了股災。曾經那滿院子的搖錢樹啊,現在全成大白菜了。所以那幾個笨賊可能真的並沒有把藏獒賤賣,可能不過是提前賣了個真實的價格而已。
  其實每一件商品都可能是藏獒,他們可能因為某些原因被賦予高昂的價格,也可能因為某些原因被拉下化療飲食神壇。只有知道他為什麼值錢,又為什麼不值錢的人,才能駕馭物品,而不是被物品駕馭。
  本周主持:張遠  (原標題:笨賊偷狗,ARMANI狗賤傷的不只是賊)
創作者介紹

歷史

ds17dstfg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